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若能有人帮我把吴妈耀扬的所有拉郎做一个天若有情的MV,大概会感动哭吧,【允悲】

不会有的。


从年轻到死亡,相逢到别离,过程丰富多彩,非常有戏剧性呢。

蛮荒的童话里那千里迢迢的寻找,枪林弹雨后初见的一抓,枪火中隔着摄像头的注视和舍生忘死的相护,揸FIT人兵团遥遥相对想靠近却被人群冲散,无2的形影相随相爱相杀,放逐里喝同一瓶烈酒后一起含笑死去。

还有那些拉郎的组合。


乌鸦载着坤坤奔驰在雾气皑皑的荷兰清晨,从香港到荷兰,经历生死,心跳加速,是什么在夜色中变形化质;


阿云坐在透明的监狱里放下书抬头看到阿雄露出他那一贯狡黠恶质的笑,空旷大堂内阿雄独自一人喝着那碗热气腾腾的清汤,嘴角若有还无的上翘;


奶精坐在沙发上自慰时总免不得想起凌进,想起浑身是血的他,自己怀里的他,监狱里时见到最落魄模样自己的他,为他铺平道路这一生,从无悔意;


一身红西装的鬼老大站在便利店外看里面认真算钱的白糯米糍大毛,他觉得是时候离开了;


阿泰向酒吧尽头走去,那里是靠着墙抽着烟百无聊赖神态颓靡的烂头,而到他终下决心离开之后,提着箱子的野狐狸却整晚整晚眼巴巴从木屋外看着他;


蓝光将近,黑川第一次发自真心主动拥抱鬼众道等待一同赴死那一刻的来临,鬼众道讶异之余并不清楚那一瞬间的陡然心跳原因为何;


纯黑的警服包裹着骨灰盒,随着冷硬墓石的掩盖寸寸消失,最终完全不见,有一个人曾近乎无限的靠近过他,但他不能去要;


阿愉将喝醉的KK背回家时,肩头偶有热泪似蜡心流淌,那与陌生人最亲密的接触下,长长的影子此刻融为一体。



原谅话也不讲半句
此刻生命在凝聚
过去你曾寻过
某段失去了的声音
落日远去人期望
留住青春的一刹
风雨思念置身梦里
总会有唏嘘
若果他朝此生得可与你
那管生命是无奈
过去也曾尽诉
往日心里爱的声音

就像隔世人期望
重拾当天的一切
此世短暂转身步过
萧刹了的空间
只求望一望
让爱火永远的高烧
青春请你归来
再伴我一会
原谅话也不讲半句
此刻生命在凝聚
过去你曾寻过
某段失去了的声音
落日远去人期望
留住青春的一刹
风雨思念置身梦里
总会有唏嘘



评论(6)

热度(11)

  1. 鬼方S赤命卖糖水的故老板 转载了此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