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雨夜天魔&监狱风云】狂人日记3(苏肇雄&林过云)

监狱的一贯规矩,刮胡的刀片在两人一组的狱警严密监视下,犯人依次使用完毕后回收。若刀片丢失,全仓人都要受到极其严苛的处罚。每个仓的老大都知道这事的严重性,里外看得也严,事关自身利害,倒也极少出过事,只除了……


林过云的单独囚室。


自从上一个看管林过云刮胡流程的狱警,鬼使神差用刀片割破自己喉咙以后,再没有人敢让这危险的杀人狂魔接触这类可切肤见血的利器,即使他根本没有亲手碰过。


咔。


咔。


咔。


苏肇雄边听一个下级狱警汇报这件事,边坐在桌前修理指甲。


下级狱警说完,偷眼望去,那件家常无比的金属道具在杀手雄手上平白多了几分莫名的震慑和压迫感。他早听说此人性格暴烈,对犯人手段最是极端,若非如此,也不会专门让他负责林过云这个麻烦人物。


即使此时他心平气和,手中那小小刀具每发出一声脆响,银白的切面口合物断,来自人体的一部分,一片一片地掉落在桌面上,发光的利口边缘锋利,明知道那绝无致命可能,偏生就没来由得让人胆战心慌。


阿雄修理好指甲,起身整衣正帽,拿上工具径直往林过云的特殊囚室而去。


他不信这个邪。


距离上次事件已经过去1个多月,林过云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再享受VIP服务。


他看到杀手雄手里的东西,惊愕时薄薄的嘴唇不禁微微张开,再然后他发自内心愉快地面对玻璃墙外的狱警笑了笑,即使他们两人都知道,那笑容看起来相当意味深长,并不怀好意。


林过云在椅子上坐下,漫不经心翘起二郎腿,他脚踝一动,松大裤管直打荡,一截雪白的袜子在布料下躲来躲去,欲盖弥彰地遮住皮肉。


杀手雄拿刮胡刀的手不自觉捏紧了几分,他皱着眉想,即使是最纯洁干净的白色,穿在林过云身上也要变得邪恶放荡,不堪入目。


苏肇雄大手强硬地捏住他下颌骨,左右掰着看了看。林过云就像个人形玩偶肌肉放松了任他摆弄。微微眯起的眼睛,在高挑的眉骨下,深邃下陷,如同噬人的深潭,闪动黑亮贪欲的光。


雄挑起林过云下巴尖给他涂抹泡沫,态度轻慢粗鲁,云却毫不在意。


杀手雄明明是居高临下的那个,却察觉到被轻视的不快。他出言简短命令道:闭上眼睛。


林过云听到那话,反而眼瞳额外的又睁大了些。他那上挑时越发黑白分明狐狸般惑人的眼,很快带着促狭又了然的笑意,慢慢地,轻悠悠地,合上眼帘,将那些让人心烦意乱的虹光欲拒还迎地收藏。


黑密的睫毛覆盖在他下眼睑上,他吸了吸鼻子,像软体动物般小幅动了下颈脖,云青涩的胡茬擦过雄沾满泡沫潮湿滑腻的指尖,十指连心让杀手雄顿时感觉到那份细细密密地骚痒。


他越发主动抬高下巴,以唇沿暧昧地蹭了蹭杀手雄为他抹开泡沫尚未收回的拇指腹。柔软的皮肉接触,微微翘起的唇形,俨然索吻的姿态。他肉粉色的唇瓣缓慢展开,像蚌类的肉心暴露在空气中。


以自己为饵甜蜜诱哄,为将眼前的猎物拖入深渊,恬不知耻地煽引着……


气氛微妙中突生变化。


阿雄把冰冷的刮胡刀施力压在他昂起头后,那片完全袒露出脆弱的颈上大动脉处。


云瞬时察觉到危险,不由得缩了下脖子,他眉心起皱,睫毛不住的抖动,不过依然没有睁开眼睛。他很聪明,毫不犹豫放弃了正在实行的小动作,顺从仰起下巴,乖乖等着杀手雄用刮胡刀粗暴给他处理。


有时候他几乎觉得下一秒阿雄就要恶狠狠对着他脸颊和咽喉割下几刀,连皮带肉,露出筋骨。大量的猩红鲜血从他喉头喷涌而出,五指无可阻挡,如同灵感的源泉,奔涌不绝…吞灭天地…那危险而兴奋的想象持续着,直到他再次感觉到下巴被手指牢牢捏困住,像对待廉价物品般左右摆动几下。


阿云慢慢张开眼睛,这次没有被禁止。男人的脸比他预想的还要更近,近到扭曲。


他下身还有些发麻,冷冷的眼睛已对着他鼻尖说话:“不要试探我没有的东西,比如说,耐性。”


他动动嘴唇,摩擦出的不是话语而是一串喑哑糜热的呻吟。


苏肇雄脸色一暗,看到林过云手指按压下腹的位置,顿时变了脸色。


他双目怒瞪,震怒之下,又嫌恶极了。阿雄大力抽了林过云一记耳光后,怒冲冲收拾工具离开那里。




TBC……

评论(1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