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古惑仔1&3&4】东星的休日(乌鸦&骆驼&雷耀扬)

接上篇,坤哥的休日.

=======================================


乌鸦跟着靓坤离开后彻夜未归,骆驼辗转难眠。


乌鸦不是没有不见人影了无音讯过,他有时突然消失十天半月,又毫无预兆地回来那也是常事。骂他多少次也不长记性。但带他走的那个人是靓坤,用阴险手段收买十二揸FIT逼走蒋天生的靓坤,这个人毫无道义两面三刀,指不定会对他从小看住长大的乌鸦仔做出什么事来。


骆驼阿大又一次从睡梦里惊醒后,决定天一亮就召集人手去找靓坤要人。


天才灰白,刺耳的汽车喇叭声惊起附近鸡鸣狗吠一片。


乌鸦风风火火跳进屋来,大刺刺推门就进骆驼房间,雀跃高呼:“阿大!今天去哪里啊?我车你啊!”


骆驼没睡好,又被那喇叭声吵醒,头有些胀疼,唉声叹气正躺在床上缓神,见乌鸦进来一时也不知是先惊还是先喜。乌鸦已经一把拉开窗帘,兴致勃勃给骆驼展示外面停靠的那辆崭新鲜亮闪瞎人眼的橙红色法拉利。


骆驼眯着老花眼费力看了会,奇怪道:“那车,不是靓坤的么?”


“是啊,坤-坤……哥,借我揸几日咯!”乌鸦满脸兴奋,心不在焉应话。


骆驼心下掂量,那靓坤为人尖酸小气刻薄极品,是洪兴乃至整个香港黑道都知道的事,他连自己手下的钱都骗,怎么会把新车借给一个不合社团的古惑仔开?莫非……乌鸦仔年轻不懂事,被他骗?


骆驼正想叫住乌鸦多问几句,乌鸦扯着贴身T恤嗅了嗅,摘下墨镜转身出去,蹦蹦跳跳上楼换衫。


骆驼一路跟上去,乌鸦腿长走得又快,来到乌鸦门前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骆驼还没开口,只见乌鸦脱了上衣黑T露出一身健美饱满的小麦色壮躯,那背部光润紧实,偏偏多了好些道长短不一的赤红色抓痕,肩背处最多最明显,有几道几乎延伸进乌鸦牛仔裤包裹住曲线极好的腰臀以下,健康黑皮上抓痕边缘微微泛着粉肿,鲜明忘形的情欲痕迹,无遮无掩的色情感直朝骆驼扑面而来。


骆驼愣了几秒,憋红了脸勃然大怒,抓着乌鸦新穿上的敞口上衣怒叱:“你同靓坤到底做过什么?!”


乌鸦吓了一跳,被阿大拉扯着转过身来,骆驼才发现,原来乌鸦胸口上更是重灾区。


骆驼神色呆然,怔怔地松了手,容色沮丧慢慢坐在乌鸦床上,捂着脸叹气,他只记得靓坤阴险诡计多端,怎么就忘了他为人最是咸湿好色,糟蹋良家妇女无数,没想到,连男人,连他视如己出的乌鸦也不放过……


乌鸦不明所以,穿好衣服后又自顾照了照镜,见骆驼还在难过,拍拍阿大肩膀,陪他一起坐下。


他手长脚长简直无处安放,晃着脑袋左右张望一番,从镜子里猛然发现胸口被坤坤捏抓出的痕迹,不由得有些为难地挠挠头发,原来被阿大发现了。


“阿大!呢啲性交易来嘅啧,荷兰好平常。冇咁啦!你谂吓中意喺边度,坐坐新车,我车你去啊!”乌鸦好声好气,挤眉弄眼安慰骆驼,怎知骆驼毫不留情。


“唔要啊!要坐你自己坐到饱啦!!我们东星最讲传统,怎么会出你这个,你这个!”骆驼实在说不出口接下来的话,猛然站起,气红双眼怒冲冲甩门出去。


乌鸦毫无防备挨了一顿骂,百无聊赖在床上睁着眼躺了会,又对空气踢打一通,气鼓鼓出门去。


好一阵后阿强来敲骆驼房门,叫阿大出来吃早餐,说乌鸦特别去给他买了华嫂的菠萝油和奶茶,还有顺记的小笼包。


念叨归念叨,吃着早餐,骆驼气消了大半,这些年来他没少为乌鸦的事生气,那混小子混归混,莽莽撞撞冒冒失失,但说到底也还是知道孝敬自己。


骆驼翻过一页报,雷耀扬冲了杯咖啡过来,斯斯然坐下。


骆驼抬头看了他一眼,叹气道:“那小子要真喜欢男人,为什么不喜欢你呢?”


雷耀扬眼神一动,依然面无表情,只听磕巴一声,手中杯柄已断成两截。



评论(5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