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风云之雄霸天下同人】诱僧(释武尊&独孤鸣)

装逼失败经典案例,很认真写了开头,然后发现这文风要怎么肉呀!!!气愤!分不出攻受来还顶着一个肉文文名如何自处!!!怒坑!

================================

1.
时值天下会与无双城结盟前夕,雄霸为夺无双剑,派步惊云诛杀独孤一方,无双城上下三百余口更是一夜之间惨遭屠戮。这几近灭门的惨案,仿似一阵风般迅速吹遍江湖每一个角落,处处掀起惊涛波澜。

闻此大变有人扼腕叹息,有人义愤填膺,更多的迫于天下会如日中天的威势袖手旁观静观其变,生怕下一个轮到的就是自己。

作为与天下会齐名第二大势力,无双城向来威风显赫的少城主独孤鸣一夕之间一无所有。无法为满城家小风光大葬,独孤鸣懊丧不已,所幸有少林高僧释武尊大师为枉死冤魂超度,好歹也算不失礼数,颜面有存。

葬仪停当第二日,独孤鸣复仇心切,带随行一众人等孝衣素缟,即刻出发往大伯剑圣的隐居地而去。释武尊重获火猴,欲将圣物亲自带回少林,与独孤鸣一行路途方向一致,倒不介意与他们结伴同路。

独孤鸣亲自挑选出高头大马送予释武尊,一为当初冒犯赔礼致歉,二来感谢大师不计前嫌鼎力相助,宝马代其负载千金困兽鼎,以解他往来路途劳苦。

释武尊双掌合十颌首谢过,他本是少林得道高僧,不过问世间尘事,此番为寻失窃火猴才下得山来涉足武林。释武尊为人心胸坦荡,宅心仁厚,虽是怒目金刚面,却是慈眉菩萨心。无双城遭此变故,少城主独孤鸣悲痛神伤,一洗往日高傲跋扈做派,释武尊见他谦和诚恳,早已由怒转怜,既往不咎。

遥想几日前独孤鸣为寻火猴给家父贺寿,尚与他一路追赶纠缠不清,数日后却因缘际会成同路人,倒也算是段缘分。

策马数日,独孤鸣晚晚睡眠不足又心烦意乱,端坐马上显出摇摇疲态,夜深人静时他总免不得偷偷大哭几场,双眼肿大,声音沙哑,面容憔悴,熟悉之人几乎认不得他。

一路上有遇到过往相识的,非但不上前来聊表哀思,反倒纷纷低头避让,生怕扯上关系,也成为天下会追杀名单的一员。若不是忌惮无双城最后最强战力剑圣之名,双雄之战未知成败,只怕有心的早将一行人行踪通告天下会领赏去了。

独孤鸣一行虽无心应酬,但见一干人等避之如同瘟疫,远远聚着私下悄语也是窝火。往日独孤鸣为称霸一方的无双城少主,受惯众人追捧讨好,行事呼风唤雨,此番世态炎凉,心中屈辱颇有不甘。回想往日骄奢淫逸,自己学艺不精,降龙腿法竟连天下会一个堂主也敌不过,又谈何对付雄霸为家父报仇。思及此,又是泪湿眼眶,悔恨交加。

同行释武尊看在眼里。他本慈悲,亲眼见那意气风发的高傲少年郎跪在面前膝行一路痛哭求恳,双目赤红声泪俱下,真真肝肠寸断。如今见他再度泪撒衣襟,也不免悲从中来。合掌一叹,阿弥陀佛。





2.
几日未歇马不停蹄,人马皆是疲累不堪。随行几人提议歇息一宿,而独孤鸣执意继续赶路,翻过这一山头再寻客栈。

时约黄昏,行至一僻静山腰。释武尊一早察觉有异,自离开市集进入此山头,两道鬼祟真气忽远忽近隐隐约约,似是尾随而来。

释武尊闭目凝神留心戒备,果不其然,途经最险峻一段狭长山路时,一队人马遭遇奇袭。

只听一声巨响,一个巨大铁球从山顶雷霆滚落。眼见敌袭从天而降,众人身心劳顿眼睁睁被打个猝不及防,转瞬几人连人带马被那硕大球体砸撞,断手断脚,非死即伤!

独孤鸣一声吆喝,纵身下马,率领众人摆开阵势各自防备!

行到近处方可看清,那壮硬铁球竟是一个人!

此人不用手,不用腿,只蜷缩着身体,做肉弹铁球翻滚击砸,刚猛有力,攻守合一,所到之处无坚不摧,令一干人等运功抵挡持刀进攻皆无从下手,只得与那人保持距离,小心围成一圈,面面相觑,惊疑未定又束手无策。

从外貌和进攻路数看,此人无疑是雄霸手下天池十二煞之食为仙也!

那食为仙伸出半个头来,一双绿豆蛤蟆眼环顾一周,不找别人,就往独孤鸣处杀将滚去。

无双城主独孤一方独子独孤鸣是他今日任务,食为仙不理他人是死是残,只为取独孤鸣性命而来。

气息陡然凛冽,充斥整个山谷,食为仙周身狂风顿起,飞沙走石,浓烈带腥的杀气令人窒息。

食为仙突至身前,独孤鸣骇然大惊,像被卷入那风沙气劲之中,双腿有如铁铸,身躯动弹不得。正心中暗叫不好,释武尊突然杀出,挡在身前。他已见食为仙功力,不敢怠慢,以六成掌力的如来神掌之“佛光普照”迎面轰击,以身相试。




3.
释武尊掌法排山倒海般汹涌而至,衣袍披袈滚滚翻飞,背后却摹然射出道道祥和佛光。

“嘭!”

两股内力相撞,气流内卷,食为仙一身壮肉如水波震抖,周遭沙石飞旋而上,威力惊人!旁人为求自保纷纷退避抵挡。

但突然间,释武尊一身浩然掌气如泥牛入海,逐渐消失无踪,一双猛臂被食为仙肚腹厚厚肥肉吸吮吞吐,不但真气被吸,人也脱身不得。

释武尊骤然心惊,眼前人影一晃,食为仙已张开巨口,突向释武尊肩头狠狠咬下!

那食为仙喜食人肉的传闻竟是真的!

释武尊立时肩膀鲜血四溅,疼痛得目眦欲裂!

独孤鸣见释武尊受制,亦拔腿相助,使出降龙腿法中最悍辣一招亢龙有悔,直踢食为仙腰侧。

食为仙惨叫一声,将独孤鸣扫出三丈开外,来不及咬下释武尊肩头肉块,急退两步,重振旗鼓,再次杀至。

释武尊点穴止血,趁机沉气吐劲,调稳内息,变化招式为佛光初现,又一式劲掌连击,食为仙硬生生连接数创,不时躯体内爆出碎骨声响。

释武尊逼退食为仙,集气凝神招式再换,赫然比之前力道强大数倍有余。

正乃如来神掌第三式“迎佛西天”!

食为仙见他掌力刚猛,不宜硬拼。本旨在消弭他佛门正气,蒲一接触就暗道不妙,一双鹰掌竟好似粘在身上,再分不开。释武尊真气暴涨,直透体内,令他全身膨胀,两股内力在体内流窜,极为难受,四肢身形都被拉扯变长。

释武尊怒喝一声,虎目精光四射,浑身筋肉暴起,佛光扶着浩然正大的掌劲重轰而出,其雄浑劲道足可断石分金,再一股无匹真气猛一灌入,食为仙怪叫一声,身躯被炸开,血肉飞溅。

释武尊本无意杀生,奈何此杀手咄咄逼人杀气鼎盛,大有将一行人等赶尽杀绝之势,不得已使出全力迎敌。

释武尊一掀半臂猩红袈裟,为身侧一身孝服的独孤鸣遮挡劲风暴气及飞溅血肉。另手竖一,垂目低念:”阿弥陀佛。”

独孤鸣身处战心,观此顶级一战目瞪口呆,这才突然回神过来,躬身连连道谢。




4.
释武尊既解袈裟,一双麟臂肌肉鼓涨,伤口流出血水,沿胸蜿蜒而下,血迹斑斑的僧服下汗渍色深,薄衫紧贴腰际,现出虎背熊姿的武者壮美。

独孤鸣见状,忙唤人拿来伤药,亲自为尊者包扎。可惜他从未做过这种功夫,将释武尊胳膊上反反复复缠出一个疙瘩,自己见了都哭笑不得。

释武尊遥望远峰,另一股真气似暂时离开,渐渐消弭去尽,但此处山路崎岖怪石嶙峋,绝不可掉以轻心。

释武尊聚神闭目欲再一探究竟,臂膀一片软痒,原来是少城主全神贯注低头为他包扎,乌柔长发不时拂过古铜色汗津津的罗汉臂。

“此地不宜久留,少城主,我们还是尽快启程下山吧。”

释武尊慈眉善目,言之在理。独孤鸣有些留恋地看了一眼尚未包好显得怪模怪样的伤口,又看看释武尊,认可地点点头。他手下利索迅速打个结,对身后众人振臂一挥:“尽快下山!”

下手之重,死结之紧,勒得释武尊咬牙硬吞下一口呻吟。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评论(1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