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寒战1】下面给你吃(石米高&李家俊)

四年前的寒战1同人,当初从电影看以为是俊俊初生牛犊不怕虎,身体力行凭借智商、行动力和身份以爸爸的名义策划了这么个篡位事件,现在看完2以后,发现差得也太远了。


艾迪和俊俊都以惊人的速度在成长,真让人欣慰啊。


虽然现在已经变成了OOC雷文,也拿出来纪念一下。


==============================================




寒战行动 一年前 SDU行动指挥官石米高自宅 凌晨23:15


李家俊猛然打开石米高卧室那扇门时,迎面压过来的,首先是一团灰蒙蒙的浓郁烟


味。他虽并无抽烟嗜好,但自小家里熏陶得厉害,一时间简直身陷反恐专用的催泪瓦斯,被逼得难以向前。


他嫌眯着眼睛在蓝色的灰雾中深海寻人太费事,直接扯开喉咙发号施令:“石哥?Michael!!!我饿啦!!!”


直到他等到有些不耐烦时,拍起门板碰碰响,有个暗色人影才从电脑台前的宽椅中缓慢起身。他叼了根烟,倚着桌边,神色闷郁看向门口。


石米高显然洗过澡不久,只穿了一条深色短裤和一件白色背心,他肩背宽阔肤深肉紧,肌骨又健硕,紧身衣物将他雄性气息爆棚的身躯勒得曲线毕露,胸腹凸显,腰线突出。


李家俊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一些乱七八糟淫乱无耻的回忆争先恐后地涌满大脑。


然而当眼前的男人挪开步子慢慢接近时,李家俊感受到一种罕见的压迫感从西面八方袭来。他的不悦显而易见,浑身都是低气压。那是一种黑色无形却又异常沉重的东西,他如鹰隼的视线将自己双脚牢牢钉在地上,心脏仿佛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揪紧,耳畔能听见自己粗缓不匀的呼吸。


明明眼前的这个人是他打小就认识的,可这种仿佛被猛兽窥视,一动不能动的紧张惧意又是怎么回事……


李家俊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身后是门,他出汗的手心紧贴着门板,已无处可退。


石米高已来到他面前。明明双方身高体型都差不多,可此时却好像完全笼罩在对方的阴影下。


石米高半裸的身体在室内灯下泛出发亮蜜润的光泽,起伏的肌肉线条坦荡地呈现在李家俊面前,这让他觉得充满力量而且相当性感。


他胸腹饱满,锁骨迷人,下巴宽厚,略一抬眼,菱角分明的侧面逼入眼帘。石米高头发半湿,微微下垂的眼睛里看不出情绪,一派深不可测。漆黑潭水中有一道光破暗而出,锐利无比,深深看进李家俊眼睛里。


李家俊被看得一阵发虚,聪颖如他,自然知道石哥铁定是生气了,可为什么?自己从小一向如此和石米高说话,总不至于今天突然冲他发起火来。


他背靠着门蹭来蹭去,眉毛忽高忽低,脑中各种心思转得比眼珠子更活络。


石米高再前进一步,几乎与他下身相贴。某个硬比警棍颇有威胁性的东西,透过衣物指正他。


“要不要,我下面给你吃?”石米高突然开口,声音低沉,距离近得喷到他面颊,直接喂进嘴里。这让李家俊脸庞一阵发烫。


他作势用手捂脸,眼睛从指缝里向外张望,夸张地慌张叫喊:“饶了我吧石哥!这可是警队性骚扰行为,你再这样我就投诉你哦!”


石米高沉默看他一会,毫无表情的脸上似乎透露出一种可以称得上失望的神色,“……不吃就算了,我下的面可是非常美味的。”他转身要走,话语里竟有几分落寞和惆怅。


“我吃!”李家俊赶忙绞住石哥的背心,刚长出新发刺呼呼的脑袋顶着他宽阔的背脊磨蹭。






一晚喷香的阳春面,三颗鱼丸,一个太阳蛋,包括解冻在内,总共花费时间4分半钟。


不愧是训练有素的飞虎队总指挥,连下厨都这么有效率。


李家俊边在心里赞叹边开心地拿起碗筷。


他对吃从不挑嘴,即使从第一口就停不下来,李家俊也决定将之归结为自己实在太饿了。


他坐在客厅沙发上,扫过几眼深夜球赛边戳弄着一颗饱满Q弹的鱼蛋,几次没能夹起来,筷到嘴边,突然又想到什么抬头看着石米高开声询问:


“石哥,你有什么烦心事么?”


“……小孩子别管那么多。”


“让我猜猜看,是不是,飞虎队,经费上的,问题?”李家俊边呼噜呼噜地吸着面条,边不忘用余嘴含糊地见缝插针。


石米高看他的眼神略带惊愕,这让李家俊骄傲感油然而生。


“我就知道!看来你和我爸烦恼的估计都是差不多的事。前几天他还因为这个摔了好几次桌子呢。”


”李SIR居然会烦到在家里发火?……看来管理部这次的新举措给他的压力很大啊……”石米高一开始思考,就会不自觉摸上唇角的伤疤。认真专注时,目光随之深邃。


“爹地在局里居然能有人给他气受?”李家俊情绪激动起来,声音也拔高不少。“


是不是管理部上位不久的副处长刘杰辉?”


见石米高没有否认,李家俊忿忿地敲着碗,目光愤慨:“队里的人都在说,自从财政出身的刘杰辉一上台,各种名目削减前线警员的财政预算开支,各一线部门都捉襟见肘,叫苦连天。我们那边的王警司也偶尔会提到这些事。”李家俊端着碗,神色凝重,一张稚气娃娃脸阴郁下来。伴随着一下下清脆的响指声,转头直勾勾盯着石米高一字一句慢速说:“就没有什么根本解决的办法吗?”


“除非刘杰辉下台。”石米高突然加重了语气。


仿佛是为了缓和下心中的躁动,他尽量放慢语速,面上已凝了层霜,“可现在高层都看好他,除非他犯了什么重大决策性过错影响仕途,否则,”他耸了耸肩,有些不太想继续说下去“……很难。”临到句尾,声音也冷到了零点。


“嗯……”李家俊脑内飞快运转着,没扶碗的那只手一下又一下地打着响指,清脆利落的声音在无人说话的大厅内回荡,在两人的心底震出一圈圈涟漪。猛然间他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纠结的眉宇间渐渐舒展,直视前方的视线又亮又冷,透出狠戾。


“小孩子别想那么多,快吃!”石米高揉一把李家俊光溜溜的脑袋,瞬间打断了他


的思路。他侧目看到后辈碗中剩下的一颗鱼蛋,刻意不想再谈那些烦心事,凑过去开玩笑般要求:“留颗鱼蛋给石哥,啊~”


“不行!!!”李家俊正恼他打断自己,干脆直接一手包进嘴里。塞得满嘴都是还在嚷嚷:“石哥做给我的就都是我的!谁也不给!”


“你这也算拿银鸡绳毕业的模范生?李SIR真是把你宠坏了,一点都不尊重长官!


”石米高笑着扳过李家俊的下巴,直接伸舌头进去抢那颗鱼蛋。


打闹推拒间两人跌滚在沙发上,石米高嘴中发苦的烟味蔓延过来,厚软霸道的舌从鱼肉撑鼓的空隙在他口中游走翻腾,还发动奇袭攻他下盘企图分散注意力。


李家俊呜呜叫着奋起反抗,力争从卑鄙的飞虎队长的智取豪夺中誓死保护自己的鱼丸。


最后的战果是两人两败俱伤,均咬伤了舌头。


评论(3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