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尖东双虎&生日多恋事】奶精从良记 中

写完了,可以弄出来存个了。

大纲文,毫无文笔可言,其实没什么可看性。



暗恶大地狱:

一个过渡,没什么可看性。

==================================

中 


得到确切消息,进哥还有个把月就要出狱。


光是他不在那半年,尖东群龙无首,道上人马争地盘争得天下大乱,警方本是费足力气才抓到他,谁知道,没有凌进在的尖东黑白错位,混沌无序,反倒得不偿失了。


警方放出凌进提早出狱的消息,外面秩序才渐有好转。


凌进也没闲着,当时和他一起进去的有不少自己人,出狱时间有长有短,短的已经在外回到社团为即将出狱的进哥打点接应,长的继续在监狱,安排他们做好后续工作。一墙之隔,两个世界,但里里外外看他的那些眼睛是同样的色彩。他们相信他凌进因他入狱,他就有责任照看好大家。凌进寻思出去后,也要选几个信得过的管事,陆续犯个伤人斗殴的小事进去接替才好。


奶精看在眼里。


知道凌进要走的消息,那几天奶精不时会出现在阿进身边不远处活动。凌进以为他担心自己走以后被欺负,和奶精说会留人手给他,出去后也还会安排人进来。


奶精冷淡地说不需要。进哥以为他是觉得自己小看他,语重心长和他说,你看我这里还有那么多弟兄要你帮忙看着,不再叫几个人来,怎么忙得过来。奶精不说话,略有些神经质地直勾勾看了凌进那张好脾气的脸和真诚的眼一会,转开头,看着场子里那一群群懒洋洋的闲散犯人,说,好吧。


到走的那一天凌进最不放心的还是他,毕竟当初的集体凌虐差点要了奶精的命。即使他现在恢复到外面时初次见他的模样。


奶精一张傲气脸,手背拍拍凌进胳膊,表示别小看他。两人站在铁丝网边,奶精指指放风场里当初和进哥一起进来的小弟,头头是道,这些今年能出去,那几个要明年,我已经定好全盘计划,等我来操FIT他们,出去了又能帮你打天下。


进哥笑笑,他早没了争权夺势的想法,只想找个机会退出江湖远离恩怨。不过奶精办事严谨又擅长调教人,让那帮靓仔吃点苦被奶精训练下也是好的。


进哥搭手揽在奶精肩膀上,奶精感觉到他半身的重量和身体的热度都贴近了自己,凌进偏近头说话:“我信得过你。不过听我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LionKing要以德服人嘛~”


“……知啦!”奶精偏开头,喉咙里含含糊糊支吾了声。


听到他的亲口承诺,进哥笑着伸手抓了抓奶精的头发,让一脸严肃的他头发蓬起,看起来更像狮子王。


他为自己一念之间的决定而高兴,奶精看起来恢复如初,但又确实不一样了。变得能听进别人的话。


凌进走向监狱大门的背影,宽阔而沉稳,一步一步远离。


奶精费了些力气才克制住想去摸头发的冲动,凌进留在他发上的温度已经散了,不论是刚才的,还是每个夜晚的。从那个门口走出去后,这一段关系已经没了,他很清楚。


他猛然狠狠拽紧掌心,目光炽热分明紧盯凌进的背影,像是要刻在心底。余温也好,遗憾也罢,凌进留下的东西,他并不甘心就此散去。


就这样过去2年,进哥派来的人跟在奶精身边做事帮忙,平时也会有人探监传些消息,让凌进意外的,奶精并没有接受他的探监申请。他要知道奶精的近况也是通过其他人。奶精的脾气一阵阵让他很是琢磨不透,但从其他渠道知道的情况,奶精并不排斥进去那些他的人,也按自己的承诺一板一眼进行着他和自己说过的计划。


因为是进哥的亲信,奶精没事也会和他们说说话,聊下进哥的近况,进哥的过去。看着进哥的手下兄弟提起进哥的英雄事迹眉飞色舞满眼星星的样子,奶精也不知觉勾起嘴角;聊到进哥和伟哥当年患难与共伟哥不顾自己条命也要救进哥时,奶精不笑了,重新板起脸,面色发沉。


旁人并不明了这其中微妙差别,依然大侃而谈。


评论(8)

热度(3)

  1. 卖糖水的故老板暗恶大地狱 转载了此文字
    写完了,可以弄出来存个了。 大纲文,毫无文笔可言,其实没什么可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