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寒战1】前奏曲(李家俊中心)

4年前写的,是下面给你吃的前篇,哈哈哈,现在看来很OOC……不过翻出来了,就贴一下算了。

=================================


警务处副处长李文彬和飞虎队总指挥石米高的家都在港岛。

石米高于公于私不时会充当署理处长的保镖,为职务和工作便利,特意选了位置相距不远的地方置家。

虽为上下级,两人交情已有十年以上,几次出生入死,算得上相当铁的忘年交。

身为李SIR儿子的李家俊自幼视石米高为兄长,串门非常积极。李副处长的行动组总是异常忙碌,比起仅有菲佣照顾住食,孤零零的自宅,儿子住在石米高家,他也更为放心。

冲锋车夜班巡逻的收工时间很晚,凌晨的马路上,灯火通明,人车稀少,分外冷清。不过在警队花费巨资开发遍布全香港主要交通要道的信息监控系统下,即使是这种时间,犯罪也无所遁形。

李家俊出站后缓步走着,在一个又一个的监控镜头下,清脆的响指声有节奏地环绕左右。

去石米高家宅的路上,有一个十字路头。

那个十字路头的红绿灯时间设置不太合理,往往要等上一大段时间,行人才能通行。

不过对李家俊而言,从未觉得有什么不便。

每当他信步踏上人行道,时间会刚刚好,变成绿灯,在他面前,畅通无阻。

不是运气也不是魔法,只是一种习惯的好处。

不是刻意也没有什么目的,只是理所当然的计算好了步距、速度、误差和红绿灯间隔时间,节省下无必要浪费的时间。

即使是在思考着些什么艰涩难题或者人生大事时,他的大脑也有足够的余裕来分工和处理这类小事。就如同吃饭时看电视或者跑步听摇滚。

不过当有人同行时,他只得压抑下这一习惯,不时配合到邻人的步伐,让自己看起来更合群一些。

智商192的李家俊是李文斌副处长的骄傲。他天资聪颖,洞悉力和领悟力异于常人,学什么都非常快。在其他人为某一领域穷其一生的时候,他已经学无所学意兴阑珊。

在李SIR为儿子的特立独行和傲气不羁发愁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欣慰地发现儿子慢慢懂事了。

比起轻松获取的学科知识理论逻辑,李家俊渐渐发现,还是人心这东西更深更广更有意思,更值得细细揣摩,和善加利用。与其和他火爆严厉的父亲正面硬碰,死磕到底,不如迂回战术,攻心为上,更能事半功倍一一达到他所希望实现的大小目标。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有必要,并非所有人都值得他浪费时间和精力,去个个击破。更多场合,那些愚蠢的人和事,简单得如同模板雕出,无聊透顶。他只会随便地用一种适用人类特性简而化之的迎合敷衍了事。

李家俊突然停下,转过身回头看一眼,高强度路灯斜角下自己颀长诡异的影子,与黑暗融合得恰到好处。有光才有影,有罪恶的滋长才能映衬光明的可贵。

李家俊抬头看一眼监视镜头,他暗压压的浓眉之下,目光轻视冷傲。这些玩意,他随时可以入侵摧毁得一干二净。

以这样的东西防治犯罪,只会让人消除戒心。倒不如放纵滋长,再一一高压制衡,武力毁除。在民众心中竖立无坚不摧的凛然形象。

力量和手段都同样重要。

他有着自己坚守的一套理念与价值观,即使是爹地强迫他从底层警员做起,参与那四处巡逻的无趣琐业也会暂时蹲守。为了某一天他将会面临的激荡人心的挑战。某一天也许他将拥有震动全香港的力量,某一天也许他能左右警队高层最高人事变迁,也许,也许……
为了精彩纷呈的无限可能性,这也是他报考警队的其中一个原因。

警察是最充满变数的工作。



不知不觉已经站在石米高家门口。

李家俊有备用钥匙总不爱用,他喜欢这人在门的另一边等他,为他开门,敞开接纳。不管之前如何饥寒交迫烦躁恼火,被这个人等待和期待的快乐预见,能让他心情瞬间雀跃起来。

他直接按下门铃,等待铃响五声以内,风风火火猛开房门,给他一扇光明又将他笼在阴影里的高大男子出现。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李家俊又等了一会,还是毫无动静。他恨恨地用鞋尖大力踢了踢门,不耐地吁口气,终于扯高帽檐,不情不愿地掏出钥匙,低头熟练开门。

来时他已留意到,屋内和寝室的确有灯。

要么已经早睡,要么,还在用电脑处理其他过分专注无法分心的事。

李家俊将屋里的人吃得很透。

房间里的,是他用近十年去了解去研究的对象。

越是面对值得花费心思的人,他会立刻成为那个讨“人”喜欢的李家俊。

这种习性似乎已经渗入到他的大脑,融入肌骨百髓、神经末梢,化为本能,就像青蛙的条件反射般。

他蹑手蹑脚靠近房门,准备好大力拉门,像个存心要吓人一跳的毛头小子,突然跳出来,乍呼呼大喊:“石哥!我饿了!”



评论(4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