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使徒行者】听不到的说话

关于阿蓝临终时微微张合的唇,那句听不到的说话。

很多人认为是叫他快走,但我觉得快走啊保重啊兄弟啊不至于少爷反应那么大到会给他磕头。我觉得他是说,做BJ之类的话。他在世界上即使肢体破损濒临死亡,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把BJ的身份让给他。

天亮后,新闻里提到说这次毒品破获因为长期的卧底人员的努力,若是制度下无法让他们的身份得到承认,他会以线人身份得到嘉奖和警方的保护吧。

阿蓝不但用自己的命保护他周全,抱着杀手以必死之心冲向汽车,还让他冒认自己的身份,给他造就新的未来。

那份感情让少爷无以为报,一分辨出阿蓝说的那句话,流着眼泪给他立时磕了个几个头。

做兄弟,在心中。你FEEL不到,我说一万句也没用。

阿蓝,不用说了,这次少爷完全的FEEL到了。


而另一个层面的话,阿蓝让他当BJ,就不仅仅从身份上给他机会洗白,而更像是一种遗志和信念的传承,这个片他们之间从头到尾围绕着谁是BJ真假卧底的悬念,亦真亦假,正邪难辨。如果阿蓝希望他是BJ,那就是希望他心存正义,以此行道。是阿蓝对他的期许,也是对他的信任。他们生死与共,休戚相关,互为半身,他们都是blackjack。少爷对阿蓝遗体的磕头就带了一份更不一样的情感。

这样的感觉似乎更兄弟些,没那么酸。


但不管是哪种,这设定都很方便开续集哦!导演要不要试试!



评论(3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