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古惑仔1&3】一诺千金&住家风味

坤坤艹了乌鸦的后续……

==================================


靓坤做了个噩梦。

他猛一阵哆嗦,脖子上痒痒的挥之不去,又有些发寒,极不情愿地悠悠醒转。

一张开眼睛就看到赤条条的乌鸦一只大脚踏在他胸口,黑面煞星样杀气腾腾拿把明晃晃的拆肉刀比在他颈脖。

靓坤吓到魂飞魄散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没等他开口辩解,乌鸦已经加重踩住他胸口的力道,整个身体压下来,刀身拍在他脸上,又凉又硬。靓坤斜眼瞅着的那刀口止不住全身发抖。

“你昨晚做过咩?!啊!!!通我柜?!!!!”

乌鸦一声吼,声量大得靓坤耳道发麻,他战战兢兢抹了把被喷到口水的脸,挤眉弄眼做出无辜模样:“乌鸦仔,昨晚不是好的的,你听我解释,不是……”

“什么不是!!!!你是不是搞我后面啊,是不是应该负责!!啊!!!!”乌鸦边吼,那快刀又贴肉近了几分。

“是是是是!!!!”靓坤比带了震动腰带时头抖得还快。

“…………”

乌鸦满脸横肉,怒气冲天,盯着靓坤看得能从他块面挖出二两肉来。靓坤大气不敢出,呼吸不畅憋得脸色发红,突然乌鸦拿开了那刀,将他一把拎起,按在沙发上距离极近,黑漆漆的眼睛注视着他,冷冷逼问。

“……点负责?”

“你,话点,就点罗……中意咩我买俾你罗~听嗮你话,好唔好?~”靓坤委委屈屈,说得可怜兮兮,用力挤几下眼睛,浅棕色瞳孔中竟逼出了些水气,面对乌鸦眼泪汪汪。他拿出毕生所学十成演技,只求这一刻骗过乌鸦。

”你不顺气就卜多我十次八次啦~坤哥真心中意你嘛,我知你会嬲,但就是控制唔住自己……”他见乌鸦没动静,试探着摸上他发热挺拔的胸膛,言语越发温软腻人:“你杀咗我都没办法,就算再俾我次机会,我都会哏做啦。试问边个男人面对自己最心爱的人,可以把持得住呢?“

见乌鸦仍没反应,靓坤突然神色急转,昂首挺胸一闭眼,躺尸般横在沙发上:”你咁狠心就一刀剁咗我吧,就当坤哥对你唔住!“

“……???”最心爱的人?坤坤还叫自己剁他?乌鸦从没听人说过这种要求。乌鸦越听越费解,张大嘴巴不禁露出迷惑的神情,拽住靓坤衣襟的手倒是放松了不少。


他只是借昨晚的事发挥,多个把柄从靓坤身上捞些好处。他有些无法理解靓坤说的话,但并不想被他发现自己的不解。乌鸦烦躁地思索了片刻,开口大大声道:“是不是话不分彼此?咩都听嗮我话?”



情势如此,靓坤捣蒜般点头。

“好,迟点再和你计。”



===========================================
住家风味


靓坤稍松口气刚要爬起身,想不到乌鸦走开没几步又折回来,一颗心又悬在喉咙口。

乌鸦摸着平坦微凹腹肌分明的肚子,刚刚的凶恶杀气像是扯去的一张面具,满脸不满嘴嘟得老高囔囔:“好肚饿啊,坤坤~”好似这撒娇对象并不是他刚拿刀架脖子威胁的人。

“肚饿,我都没办法啊”靓坤心有余悸又反复看了翻脸如翻书的乌鸦几眼:“……好啦好啦,我去厨房找找看,有啲咩食。”靓坤受不了他眼巴巴的神情,被乌鸦一嚷,他也发觉经过昨晚的激烈,饿得是前胸贴后背,肚子发出咕咕的声响。

乌鸦兴致勃勃去楼上卧室翻找主人衣物来穿,靓坤撑着老腰手脚酸软去厨房翻找能吃的东西。

他活了三十多年,还没进过厨房呢。道具他就是行家,哎,呢滴女人嘢……靓坤插着腰抱怨,看着厨房里那些陌生玩意很是犯愁。

冰箱除了一些酒水饮料,就是一些印着洋文的瓶瓶罐罐,连面包泡面都没一袋。他翻箱倒柜弄得厨房乱七八糟,除了在架子上发现几个装了风干骨片样玩意的玻璃罐外,一无所获。

可见这家主人是出了远门,走前清理了厨房。真是歹毒,一口吃的都不给他们留!又累又饿还白费力气,靓坤心头火起,抓了那玻璃罐就要砸碎,乌鸦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大手抓过罐底。

“又唔食嘚,要来做咩啊!”靓坤不耐烦,依然想砸。

“……意面来嘅。坤坤好耶~❤”乌鸦手臂一带,搂住坤坤条腰,在他耳朵上亲昵地以鼻尖蹭蹭又(づ ̄3 ̄)づ╭❤~一口。

靓坤懒洋洋靠门抱手,很是怀疑地瞅着换了身海军蓝式样T恤的乌鸦,像个活泼的鬼小子,哼着歌,脚打节拍煮那些化石。

不一会,居然是传来些食物的香味。

乌鸦看起来很是熟手,弯腰从冰箱里挑了个黑红色瓶子,倒出些肉酱来浇在刚盛出的面块上。略小略短的T恤加上那条低腰牛仔裤,中间制造的空隙便一直存在,靓坤眼睛在食物和那截蜜色长韧曲线生动的腰上瞟来瞟去,风吹柳絮似的定不下来。

乌鸦懒得拌面,拿两个盘子扣起来,一鼓作气上下簸动,他动作粗幅度大,连带过紧T恤包裹住的一对奶子也上下颤个不停,叫人食欲更旺。

看得靓坤心里暗骂,那对奶真是让人冇原则啊。他屁颠颠小跑过去,从后搂抱着乌鸦黏黏蹭蹭,手指摸摸爬爬就捧捏住乌鸦大胸不放,形态猥琐至极,还不忘温言细语夸赞乌鸦几句,真系叻仔啊。




乌鸦被表扬得越发高兴,打开盆盖,一脸得意先给坤坤尝。

靓坤捻起一块塞进嘴中,赞不绝口,狼吞虎咽。

几块下肚后,靓坤品出味道,进食速度就慢下来。他毕竟是成天吃惯大酒楼的人,即使饿到慌也还是能分辨好坏。

乌鸦煮的面,有些粘牙,而且中间硬块太大,明显是火候不够,还没熟。而且肉酱味道也怪怪的……腥气重得恶心。他几乎想吐出来,看乌鸦仿佛要过来,又憋青了脸直往下咽。


喜气洋洋的乌鸦行过来,手肘撑在桌上歪头雀跃问:“坤坤,好不好吃啊?”

“好好!”靓坤慌忙极速点头,又埋头大塞了几口。

乌鸦也美滋滋抓起几根放进嘴里大嚼。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靓坤看了看满地的盘子碎片,他实在腰酸背痛不想出门走路,又怕乌鸦一气之下丢下他跑得不知去向,只得愁眉苦脸跟着乌鸦出门口。

天才刚亮,气呼呼的乌鸦打劫了家世界杯期间通宵营业正要收摊的酒吧,拿枪逼着老板做了几十份荷兰煎饼,两人就着肉丸奶酪,又喝又拿人家不少酒才离开。

评论(3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