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妖兽都市&赌神3】白(鬼众道X高傲)

高傲一脸高傲地坐在豪华镶金椅子上,白西装纤尘不染,乌黑长发弧度优雅披散肩头。

他由几人服侍着修整指甲和护理头发,要抽烟不等开口早有人适时递上,恭敬点烟,从浅白烟雾中长发的半遮下,灰蓝色的眼闪动诡桀深沉的光。

有人进来,行至到高傲身边,一手贴面小心和他说了几句什么,高傲脸色一变,一脚踹开跪在地上给他修指甲的男人,腾地起身就走,身后众人仓惶跟上,一个机灵的急忙拿起风衣给高傲披上。

行至门前,高傲叫人开门,仆人战战兢兢不敢贸然破门,等拿到了送来的钥匙,在高傲的威压下才手抖着去开。白色镶金的巨大门扉被缓缓推开,鬼众道正搂着一个不知道哪里弄来的金发深目性感美女在铺满波斯地毯的大厅里,体位奇诡地交欢做爱。

看着两人毫不在意他的出现搞得欲仙欲死,高傲蓝灰色的眼眸越发冰冷,压长眯了眯,掏出枪来,对准两人就是几枪。打在鬼众道身上的被反弹,而打在女人身上的鬼众道也无意为她遮挡,可怜的美丽女子身中数枪,浑身痉挛着血流如注,染红了一大片地毯,大大的眼睛逐渐失去光彩。

鬼众道站起身,凌乱的白衬衣上沾染鲜血,嗜血的气息瞬间升腾,他从充斥血腥味的房间里极度危险地傲视远处的高傲。高傲手中的枪口飘出微弱的烟,那双幽蓝的眼睛也从乌黑发亮的发隙遥遥看着他。

(旁边人早退开好远)

高傲刚要动一动,鬼众道突然瞬移到他面前,捏住他下巴,指甲陷入肉里,割出一道血痕,细小的血珠慢慢渗出。

高傲被窒住呼吸,手脚渐渐无力,举枪的手早已垂落,他被鬼众道看似轻巧地压靠在门上,但他们两人彼此都清楚,若鬼众道稍加一分力,高傲的颈骨便会被捏碎。

高傲强压恐惧,凭着一口傲气和妖兽界那喜怒无常的王子谈判。他发音断断续续极其艰难,和几乎贴着他面掌控他生死的鬼众道低语:“你,在,外面,做什么,我不管……带人回来,搞,就不行……我怎么说,也是你,孩子的,继承人的,母体……和那些人,不一样……”(大意,我是正室,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是不同D)

鬼众道饶有兴趣看着他泛起水雾的灰蓝色眼睛,瞳孔不住收缩,里面的自负神采和倔强不甘的光芒在他的力度下渐渐黯淡,他突然松手,哈哈大笑。

“我喜欢你吃醋的样子,”鬼众道靠得更近,嘴唇在他发丝和侧面摩挲,膝盖猛然插入高傲两腿之间,伸出舌头如同恶魔君临般舔吻高傲薄得没了血色的嘴唇和脖间泌出的血珠,他那冷酷的手下滑到高傲的腹部,慢慢的抚摸,缓慢中带着渗人的触感,“好好为我生个继承人,这个宫殿,这个城市,整个人类世界,都可以是你的。”

令人窒息的压迫感骤然消失,看着远处王储的背影,他摸着脖子神色复杂,眼睛里幽深莫测,怨愤交加。面对扬长而去的鬼众道,高傲一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才慢慢松下气来,肩臂微垂。

低下头时,高傲看到白西装上沾染来的血迹,突然来了怒气,将衣服重重甩在地上,叫人和那边的尸体一同烧了。


========================

皇后真是特有宫斗范儿【X。

开始觉得如果皇后知道黑川也怀了孩子还是2个,肯定会下药逼他打胎吧OTZ。我知道雷,我自己走OTZ

评论(5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