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梁山伯与罗密欧(何君愉&江国强)


何君愉的伤被贤惠的KK养得差不多了。


某一天早上他对煮了粥坐在床头喂他的KK说,不要叫他阿愉,他不习惯,还是以前那样叫何君愉吧。


KK手抖了一下,抬起头看阿愉的眼睛,勺里的粥流泻出一半,滴回碗内。


?(他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阿愉接过碗:“当初不是说好的么?我们在一起,只是身体需要而已。要是多了些别的,就不应该了……回香港后,就散了吧。”


他低头喝着粥,说的轻描淡写,KK听得脸色惨白,虽然当初那句话是他自己别扭着提出的,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何君愉现在会重提这个。


在他差点再次失去,意识到何君愉对他有多重要的这个时候……


“你,不会开玩笑就,别开……”KK偏开头转移视线,抽了下鼻子,话音里有黏重的鼻音。


“我没有开玩笑。”阿愉声音平静,看着KK的侧面因激动而不停嗡动的鼻翼说话,“当初你那么说,其实我很高兴。我一直都把你当成别人来抱,你也只是借着我来排遣欲望,这样的关系简简单单,多好。但若是要更进一步,抱歉,我做不到。我想要保护他一辈子,为了他死都可以的那个人,不是你。”


他以为江国强会哭,就像半年前第一次的夜晚他在自己怀里泣不成声那样放声地哭出来,以为他会像前几日那个夜晚那样情绪激动边不停叫着自己名字哭得鼻涕眼泪糊一脸。


他平时不是这样。第一次看到他为了自己感情决堤似的,失态成那么丑的哭脸,他却觉得可爱得要死。他满脸泪痕,庆幸又动情的模样,一辈子都要不够。


或者他以为江国强会气不过打他。


但是江国强都没有。


他半垂着头,抽搐般小口小口的抽气,他张着嘴唇,但一直没有说话也没出声,过了很久,极其用力地吞咽了一口,像是要把什么极苦极难下咽的东西打碎了强吞下去,紧闭着眼睛,喉结滑动着发出声。


然后他转过身去,默默地收拾东西,拿上背包准备离开。


他拿出墨镜,戴上它走出去前最后看了何君愉一眼。


何君愉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哭了,那是眼泪已经干涸的眼神。就像他第一次见到时的KK,他的眼里就像是一片沙漠,红砂漫天,死寂而苍凉。但又有些不同,明明眼底还晕着些闪闪的水气,但已经被人从根子里抽干了。


而那个人,就是他。


何君愉一个人呆在那个屋子里,脑子里全都是KK最后的眼神。




TBC……



=========================


如让你吻下去 吻下去

人生可否变做漫长浪漫程序

或情是一曲短得太短插曲

事完后更空虚

其实盼醉下去 醉下去

人生清醒眼泪令人倦令人累

但如若真的交出整个心

会否只换到唏嘘


评论(1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