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江湖告急&基佬四十】梁山伯与罗密欧--后来

想着他们以后的日子。

阿愉完成自己该做的事后,接受了苏花姐的馈赠,取出的第一笔钱给KK买了套他心念念很久但因为太昂贵没舍得买的新器材。

阿愉担心继续留在香港会给KK带来危险,提出和KK环游世界,专去KK曾经起过念头,但因重重困难未能如愿的场所。他们手牵手跨沙漠,过雪山,急智应变经过动乱战区,在无人之境互相照应,靠在火堆旁的睡袋中偎依在一起,为彼此守夜。得阿愉搭把手,多危险艰难的地方都一路同行,啃着硬得要命的咸肉也生出甜味来。

遇到喜欢的风景就住下来,近一点就在东南亚,远一点就去拉丁美洲,KK有稿费,阿愉有苏花姐为补偿他给他的一笔钱和以前的积蓄,两人都喜欢简单,生活不成问题。

KK把照片整理冲印,将生活和情感寄予游记,定期寄回香港出版。旅游摄影家KK的风格变了,但也有更多人喜欢,赞他的照片更性感了,文字更旖旎。

路上际遇,从途经的孤儿院领养两个有先天缺陷被遗弃的孩子,哥哥不能说话,妹妹腿脚有问题,从认识起他们就在一起,虽然不是亲兄妹,却不愿分开。阿愉教哥哥踢球,KK带妹妹画画唱歌。他们甚至不需要去荷兰结婚,这样的一辈子已经足够。

平日里带孩子们去户外踢踢球,写写生,拍拍照,场上人黑色长发身形矫健,动作间神采飞扬大汗淋漓,挥洒生命之美。妹妹发现K妈开始会拍景,后来只顾着拍踢球的人了。

突遇大雨,两人一人抱一个狼狈跑到木屋下避雨。小屋太小,虽然浑身湿透但气温很高,粘身衣物并不造成障碍,只是局促的空气里,湿漉漉的皮肤不时摩擦,有些不自然的闷热。

太阳雨来快去也快,停雨了妹妹看着天空眼巴巴要求,哥哥就背着妹妹去透气看彩虹,其实远远躲在草丛里,从窗口看爸爸们爱的接触,大手黑发,深浅肤色,贴碰交缠,不一会就只能听到木板的吱嘎声。兄妹两抿嘴偷笑。

一起回家了。KK牵着哥哥,白净小脸带着红润,垂着眼睫,忍不住抿了又抿粉粉的薄唇,尤其是走在后面时,看到抱着妹妹的阿愉小麦色的背上那几道清晰抓痕。

回家做晚饭时阿愉被礼貌地请出了厨房,KK有所准备要大展身手。刚好来了电话,KK穿着皱巴巴的格子衬衣套了围裙和面,弄得头发上和鼻尖上沾了面粉,下巴和肩膀处还夹着电话,本来有条不紊想要一展身手突然变成手忙脚乱的样子。

编辑部的人打电话来和KK谈下次游记的项目,提到之前两本的反响问题,很多人都反应KK的文字和拍照风格变化了。KK放下搅拌器担心问什么变化。直男编辑说,我是感觉不太出来,不过有些女读者说,好性感咯~尤其是上次那组群山,好似情人做爱一样缠绵。好LIKE!

突如其来听到那些用词,KK脸一红手一抖,碰到搅拌器哐当掉地上。阿愉在客厅和孩子们玩,听到声音第一时间冲进来,关心查看,身上挂两娃。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