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古惑仔1&3】一切随风(鸦坤)

1、

靓坤和乌鸦在外晃荡几日,也不知怎么那帮杀手总能找到他们,东奔西藏的,一直找不到机会和傻强等人汇合。

躲避途中,他们在种满郁金香的花田里翻滚野合;坤坤在风车慢悠悠转的木屋教堂中懵逼着被结婚;躲在被广场喷泉隔开的撒尿小童雕像旁,走不动路的坤坤茄子般斜靠着,背手拽着小童冰冷滑溜的JJ玩,一手摸着面前发热的结实胸膛,仰起头来和乌鸦打车轮。两人亲到性起,乌鸦干脆将坤坤单腿抗起来,抵在雕像上就地来一发。靓坤被挤在中间,毫不费力舒服得哼哼唧唧。前热后凉,前乳后鸡,仿佛3P,水幕隔开的那一小片区域当街当巷的又要掩人耳目,环境场所情景都很是兴奋刺激~

可怜那小童几乎要被顶倒。

如此一来,除了没能办成事赚到钱,若是当做猎艳情趣之旅,这趟荷兰行刺激得来倒也不算太坏。靓坤舔着乌鸦手上刚从街边小孩那抢来的雪糕边漫不经心地想。

直到靓坤惹了一身骚,不得已抛弃了他极其珍爱的豹纹西装上乌鸦车走后,杀手们倒没再追上来。

他们疲于奔命,跑的路比靓坤在香港时整周都多。

靓坤累到不行,岔开腿瘫坐在摩托车后座,软绵绵的前胸趴贴着乌鸦暖和后背,那背脊宽厚坚实,热力又隔着单衣渗透,整张大脸放上去很是舒适。

靓坤懒洋洋地浑身发软,这熟悉的感觉让他想起上次的事(被轮奸那次),心中有些感慨,几次救他性命的居然是乌鸦这东星仔。在摩托的震鸣声里,靓坤隐约有些迷迷糊糊的沉浸。

靓坤咸猪手揽紧长腰,乌鸦身上又紧又热,腰身壮悍腹肌分明,手感良好的肌肉线条下满是生机勃勃的爆发力,一发起狠来拔吊挺腰,那可真是,啧啧,刚刚才把他艹干得天旋地转,下身麻爽。

乌鸦不羁的发丝向后飞扬,不时飘拂到坤坤额面,很是有些痒。顺着小山包般的肩膀视线滑下去,乌鸦受伤的胳膊只经过简单包扎,看起来倒是好得很快。不想显得臃肿,乌鸦不肯包扎太多层,为避免出门在外血迹渗出惹人怀疑,靓坤拿领带给长袖衫下的伤处打了个从老妈处学来的花结。穿了屋主一套街头风衣物的乌鸦对这个装饰很是满意,当下就把靓坤抱起转圈,撅起厚软肉唇亲了又亲。操起人来时看多两眼,都兴头十足,格外给力。早知道就多给他打个十个八个啦。

此时那个花结正在摩托穿行的劲风下摇头摆尾瑟瑟震颤,靓坤无所事事地盯了一会,被晃得眼皮子也上下直震,便偏头闭上了眼睛。

他们在夜幕降临之前再次熟门熟路回到闯空门的那家宅子。

靓坤身上都干了,澡也懒得马上洗,只想赶快到沙发上歇下,想去推门却被乌鸦横出一只手来挡在他胸前。靓坤一愣,与神情骤然凝重周身戒备的乌鸦对视一眼,阴起眼睛从门缝里小心环视客厅一圈,从家具物品移动的痕迹推测,的确有人来过搜查,还不止一个。他当下就往乌鸦身后缩了缩。

乌鸦闭上眼睛,杀气仿佛有形般在他身旁渐渐凝固,升腾而上。

也不知道他是在感受些什么,一时安静的英挺侧面,不动不说话倒是很像个帅气男子,若是能不去在意那令人背脊发麻屏住呼吸的危险杀意的话。

再次睁开时,他轻吐口气放松了些,扭了扭肩膀转头对靓坤脆声道:“冇人啦,坤坤。”

靓坤随口应了倒并不太信,又仔仔细细检查了整个屋子,的确没有人。坤坤摸着鼻子快速思考了下,那些人还在到处找他们,这个一无所获的临时局所,没有太多几率会再来一趟。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靓坤决定,与其毫无目的离开不如再住一晚。乌鸦的直觉也表示赞同。

只不过,为什么那些人能找得到这里?靓坤闪过一些念头,但并没有说出来。

好彩食物和酒水有吃有带,如果不是乌鸦太大吃,能够他们藏匿期间好几天的消耗。全世界都找不到他们,过上几天醉生梦死的两人世界,倒也逍遥快活。

评论(2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