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古惑仔1&3】荷兰篇后续-福利时间&祸从口出

福利时间



来不及吃早餐就出门,靓坤很快就感觉到又渴又饿。


刚好路边见到辆雪糕车,靓坤摸穿口袋也只有那几张前几天被乌鸦买衫刷爆的卡,再寻不出一个子来。


刚好来了个6岁左右的小男孩来车前买雪糕,外国小孩皮肤白皙,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紧盯着那神奇的机器,等待中眼神明亮,连面颊上的小雀斑都活泼可爱。


靓坤躲在阴凉处,搓手笑嘻嘻地看着他,开始盘算着怎么去恐吓利诱那小孩,不过他们语言不通,想来很是有些麻烦。


乌鸦停好了车,明明戴了墨镜还装模作样搭起手来左右张望,很快就向那雪糕车走去。


?!


原来他身上有钱!靓坤不快地沉下脸。


坤哥很快发现原来乌鸦和他想的是同一件事。


乌鸦堵到那一手一只拿着雪糕的小孩面前,对上视线后他眼睛凶狠一瞪,抢了雪糕就走。留下发呆的小孩,手还保持着拿甜筒的姿势,等乌鸦走远了才敢放声大哭。


乌鸦几口便吞吃了一个,吮干净手指,将另外一只尝过一口才交给靓坤。


等待许久的靓坤早已不计前嫌,拍烂手掌极力称赞乌鸦,美滋滋吃起来,才发现是他并不太喜欢的蓝莓味。


他心里惦记着那只被乌鸦一口吞掉的牛奶原味,舔食中还在左右张望,期待有其他顾客出现,好叫乌鸦再去打劫儿童雪糕。





祸从口出


等乌鸦打完联系出海的电话,闲下来去买吃的了,趁机摸藏了几个硬币的靓坤才找到机会打给傻强。


“喂!傻强,我啊!”


“……?……!!!坤,坤哥!”这几日运动得多,又没烟抽,靓坤的鸭公嗓都清甜了不少,傻强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一下认不出来,电话那头的声音里明显压着惊疑和慌乱。


靓坤着急抓紧时间说正经事,也不和他扯皮。


“我和你说……耳朵贴近些!把跟我来荷兰的那群马仔全部查一边,我怀疑他们里面有荷兰鬼佬安插的针。吃里扒外反骨仔!查出来先不要打草惊蛇,等我返香港,定要叫那二五仔活不成死不了,后悔生出来这世上。哼哼。”


“……坤哥……”


“嗯?”


信号不太好,傻强的声音听来抖抖索索,有些发颤又有点怪异,像是拼命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生涩干瘪。“过来的人都是洪兴的兄弟,坤哥为什么不怀疑是东星乌鸦!东星向来和我们洪兴过不去,说不定就是他们设的一个局,骗坤哥过来荷兰,到了他们地盘,然后一网……”


靓坤不耐烦手拍话筒打断傻强,“傻强,你在教我做事?我是大佬还是你是大佬啊?”


“……不,不敢…坤哥…”


“我靓坤识过的人,多过你食过的米啊。我同你讲啊,乌鸦现在是我的人,自从我操到他服服帖帖神魂颠倒,整个人都变嗮。这几日乌鸦不知几紧张我,搏晒命用身体保护我,宁可自己受伤也不让我少一根毫毛。啧啧~日日嘘寒问暖,还煮嘢给我吃,晚晚不揽住我就睡不着,还缠着我说要结婚,嚯嚯!真是麻烦!”


靓坤越说越得意,那贱兮兮的炫耀劲简直穿过话筒在傻强面前活灵活现。但傻强并不是没领教过乌鸦的性情,这反差也太大,他实在无法相信,但又不敢此时当面质疑靓坤。


“结婚?我听说荷兰的确是可以男人同男人结婚,坤哥你真要和乌鸦…啊不,和雄哥…结婚?”


“切!哄人上床那些话,哪个男人会当真啊,什么一生一世不分彼此,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放过了就和屁没两样,只有乌鸦那傻仔才会当真啦,随口几句就信到十足!”


“……坤哥……你这样对雄哥,是不是不太好……”傻强犹豫着支吾。


“*(&()*……&¥”


“!?喂喂!坤哥!坤哥!!!”


电话那头传来爆炸般的一声巨响和尖锐杂音,然后就断线了。


评论(1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