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故记】九转大肠

笑死我了!!!!ORZ!!!

如此有隐喻有深意的一篇美食软文是怎么回事!

真是家好店XDD

看完以后又陷入沉思,故老板这样不要钱只要食评还真是很寂寥哎。。。想想以后还是留个支付宝二维码,要密码的扫码支付十元比较实在的样子哈哈哈哈

菠仔:

九转大肠

 @故故 故老板


猪大肠这个东西,下接肛门,藏污纳垢,多油脂,味腥臊,实在算不上什么上佳食材。

将大肠滑油炸的金黄,再灌入十多种作料,用微火一爆,入口香滑有嚼劲,咸、香、酸、甜、辣,最重要是带着点子腥膻,才叫个正宗,说的正是这盘九转大肠。

当一个人饿的时候,能入口果腹即可。但凡能温饱,就要求色香味俱全了,吃个饭想吃出风雅风味来,也是人之常情。

风雅显然不适合这个九转大肠,那就说说风味吧。

此间有个故老板,酷爱烹饪。朋友来了杀猪宰羊,刀工凌厉,手起刀落,分筋断骨。

故老板人十分慷慨,做菜口味颇重,咸香爽辣,偏好下猛料。初尝接受困难,再尝欲罢不能。

他甚至在你面前杀猪取肠,气定神闲挤出猪屎,顿时满屋恶臭,熏的人两眼一黑转身欲走。偏就有老餮客惦记那口九转,眼巴巴瞅着等着,想吃,那得先忍。

忍什么?忍恶臭、腥膻、肮脏污秽,待肥肠洗的干净,切成段下了锅,葱香姜蒜下了锅炸的金黄了,便算忍过了第一阶段。

然后接着忍,忍着喷香扑鼻,忍着口水要流出来,忍到大肠出锅,盛盘子端到面前来,方算忍过第二阶段。

接着大快朵颐大呼爽快,就着溜肥肠下两大碗米饭,摸着滚圆肚皮,仍意犹未尽,这才算第三阶段。

此时这食客咂么着嘴儿,问老板:“故老板,你这九转大肠真好吃,还有没有?”

故老板一笑,道“吃的美吧?还想吃吧?想吃你得说出个一二三四所以然来!”

钱也不要,但求一评。

看,这是个很有追求的厨子。故老板本业其实是个屠户。

先前说了故老板是个老板,做的是屠宰场生意。

平日杀猪宰羊,不是张村的猪不杀,不是吴村的羊不宰。偶尔搞几只周边乡镇的牛马驴狗练练刀法,权当乐趣。

此时食客绞尽了脑汁,奈何吃的脑子都流油,好话憋不出半句,故老板手上寒芒一闪,看着满头大汗瑟瑟发抖的食客,想想好此口之人甚少,不由得心生寂寥,道:“放心,我不杀人。你只管说,以后多多肉吃。”

食客顿松了口气,上下一通,没憋住放了个响屁。脑内灵光一闪,看着案板上一截大肠,打算从食材入手。

“老板,这大肠吃着外脆里嫩,是张村儿的精选猪吧。”

“没错,正是张村的猪,不过要没有吴老板家的酱汁也做不成。”故老板正色道。

“说起来,都说张村的猪吃起来比别处有嚼劲,是不是喂啥瘦肉精了?”

“屁话!比别处有嚼劲,那当然是村长特别会养猪。”故老板想想自己下乡时,每天天没亮跟着张村的耀阳村长赶着猪从村头溜到村尾的日子,特别有感慨。

遥想当初耀阳村长,指着猪群里一头浑身黑泥巴长得健壮肥美的猪对故老板道,“此猪叫阿才,是我七月十四那天从隔壁村儿买回来的,那个村儿发猪瘟,就剩这么一头。我寻思着体格子不错,买回来当个种猪啥的。”

“那干啥要杀了呢”故老板问道。

“诶,这猪自打进了猪圈,也不知撞了什么邪,总有母猪为它每日拱来拱去,短短数日拱坏两个圈了。它既如此难养,不如你领回去做个溜肥肠九转大肠啥的。”

故老板一边剁猪大骨头一边絮叨,但听刀劈在猪大骨上啪啪啪邦邦邦,一片碎肉横飞,沾到脸颊上,叫他拿手捻了塞进嘴里,又道:“光有张村的猪还不行,我又去吴老板店里头买的酱汁。”

说着端起个小碗儿,里头黑黢黢黏糊糊,看上去活像一滩大鼻涕里兑着十八天没洗内裤搓下来的黑泥儿,凑近了一闻,一股子酱臭味简直要熏人一个跟头。

“这大肠里灌的就是这东西?”

“噫,你可不要小瞧这一小碗酱汁儿,熬这样一碗酱汁儿可费工夫。据说吴老板从他爷爷那辈儿起就熬起来,这么多年没断过火,方就那么一锅,味道别处没的比,我这九转大肠如此鲜香正要靠这碗酱汁儿。”

“怪不得,味道这么大。”食客点点头,但瞧故老板云淡风轻,又讲:“最主要是火候,这大肠油炸时最难,火大了炸的时间长了,大肠就不嫩了。做出来的九转大肠就不是色泽也不好看。”

瞧那盘里独独剩下的一筷子大肠,色泽红润,肠皮软嫩。可见故老板功夫了得,那老餮不由得竖起大拇指,道“故老板真功夫也!”

不过一小会儿。

故老板站定了,拿块湿毛巾擦擦手,但瞧案板上整整齐齐码着副猪骨,猪大骨猪小排猪后鞧猪前肘猪后肘,剔成一条条的猪里脊,片成一块块的猪五花,那案首摆着白花花一个大猪头。

那老餮一惊,看那故老板两手背立,案板前一排拆骨刀幽幽泛着冷光,映出故老板一双眼,看似老辣实则沧桑,一身宗师气派却又看上去十分寂寥。

“我整整杀了三年的猪宰了三年的羊,不取分文。只因我这肉摊地处冷僻,竟鲜少有人光顾,可惜了我这些好肉,到头来只得自己做了吃。”

说道此处,故老板感慨万千,那老餮也感慨万千。故老板目光似火看似凶残,只给人盯得两腿发麻,现在想来不过求一食评尔,实在是高手之寂寞。

那老餮想起早前在故老板门前蹭吃蹭喝的日子,往往不发一言拎了肉便走,不禁老脸一红,回家路上从兜里偷偷摸摸掏出个小纸片儿,打算写些不入流的食评给故老板,到了家中灯下枯坐数日,怎奈胸中没有半点墨水,七天憋出八个字儿,实在也不好拿出来见人。

半睡半醒之际忽闻一阵肉香,又馋又饿,再也憋不住。想着但求搏得故老板一笑,多做些肉食出来解馋,便不管不顾了。

二月二的早上,趁着街上没人,那老餮出了门,见四下无人之际,偷偷摸摸将那纸条塞到故老板家门缝儿里,想着塞了便走,走到门口忽想起那日案板上的猪头,便有字兜里掏出笔来,在那纸条背面歪歪曲曲写上几个苍蝇大的小字。

“故老板,二月二了,求猪头肉吃。”




故老板,请多产出。我既如此偷偷摸摸,想必你也知道是谁了!

评论(33)

热度(18)

  1. 卖糖水的故老板菠仔 转载了此文字
    笑死我了!!!!ORZ!!! 如此有隐喻有深意的一篇美食软文是怎么回事! 真是家好店XDD 看完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