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男儿本色】几个段子(卫景灏&天养义)

初吻那件小事


卫景灏从不怀疑这世间口口相传的美好。就像文艺言情中的怦然心动,乃至一吻定情。


否则,怎么会突如其来地被拽住了呼吸坠入其中,就像街头暗巷里吹过一阵的穿堂风,又仿佛深水湾沙滩上冷不丁从背后打来的一个巨浪。


骤然地,猝不及防地出现,包裹住他扔进绵软云潮,席卷了他缠堕寂静深海;飘飘然,甜丝丝,搅在薄薄叠叠的棉花糖里。热切地到来,还不及细致地展开又迅猛消失,让他一个人头晕转向分不清方向,事后免不得对那一瞬拥有的热软怅然若失。


持续的失神和反复的回味,只因为一个,温甜而柔烈的吻。



怦然心动(景灏&奶奶)


有些人浅显自我,有些人睿智广博,有些人沉默内敛,有些人喋喋不休,有些人金玉其外,有些人内在光华。但每个人都会在某一天,遇到一个彩虹般绚丽太阳般耀目的人。当你遇到了这个人,就会觉得其他一切都是浮云。


奶奶推一推老花镜,大手抚过枕在膝头午睡正酣的孙子柔软的发,在他侧身而眠袒露的一段纤细颈脖探了探体温,这才继续不紧不慢地织上花针,轻声细语。


你呢,景灏。将来的你会成长为什么样的人,又会遇到什么样的那个人。奶奶可是很期待的哦。


卫景灏在午后暖融融的阳光下小幅翻了个身,柔嫩的脸颊蹭住奶奶的大腿,像是粘人的小奶猫。不一会继续发出轻微的鼾声,少年睡得香甜无比。




此生之幸


洗手台上光滑而湿凉。


他的脸几乎要贴上不甚宽阔的老旧梳洗台顶端,被水气雾住的镜面。


他深肤色面颊在暗暗发热,这样的姿势让他无处闪躲。


他并非无计可施,却心甘情愿被困于其中,困在那人带给他的极致感官体验中。


起初养义以为,自己只是无法拒绝。


他把景灏拉近自己,拽着他纤瘦的手臂,手指在他白皙的皮肤上摩挲,他需要更多的肢体接触,需要更多的被触碰和被需索,只要是他带给自己的,疼痛还是欢愉,他都心甘情愿地全盘接受。


他觉得自己下腹就要被顶穿,刚开始的时候,里面实在说不上什么好滋味,细微的撕裂感过后只是胀,但是隐隐约约,又有点莫名的满足。他爱这个此时将器官深埋在自己体内的人。


他突然模模糊糊的想,如果卫景灏是女孩,又无法接受他的插入,又该如何是好。无法碰触和结合的苦恼,难以消解的欲望大概会一直伴随着他,困扰住他。


所幸。


他所喜爱的这个男孩,正从他的身体里获得快乐,单纯而直接从肉体的磨砺中体会到人间极致的粉色情念,从他藏不了情绪的脸上,从那张朦胧湿润被自己抓出几道透明水痕的镜子上,就能看出来。


这一点,能让他忍耐下所有的疼痛和羞耻。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