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古惑仔1&3】日久见人心(荷兰完结篇)-月色撩人(鸦坤)

本章剧情简介:坤坤冒着被碎心的危险去哄他心碎的小黑脸。

1.

靓坤见乌鸦走了,探头探脑从破损的电话亭出来。

他左右张望一番,的确四下再不见乌鸦人影。危机看似解除,一颗悬空的心才暂时落地,肚子立马咕咕咕的叫唤。

靓坤摸了摸小肚子,惋惜地看满地被乌鸦糟蹋的麦当劳食物残骸,发现袋子里还有一些没弄脏的,立刻欣喜地蹲下去捡拾。

他从袋里找到一些四散的汉堡肉和面包片,拼拼凑凑还能吃。靓坤边往嘴里塞边不住骂咧,埋怨乌鸦害他好似乞丐蹲地上捡东西吃。

他还在食品袋里发现了3个头身分家的甜筒,雪糕部分已经不知所踪,靓坤大叫可惜,手指沾了些还算干净的部分吮着吃了,从甜筒中残留的雪糕液色泽与香味看,除了两个巧克力的,另有一只是他喜欢的牛奶味。

在之前愉快的抢小孩雪糕交流中,靓坤知道乌鸦顶喜欢巧克力口味,对牛乳原味可有可无。

那,这只甜筒,难道是乌鸦,特意买给他的……?

靓坤蹲在地上,慢慢停下翻找,异常安静吃着手上的半根甜筒,背影一时间竟似有些寂寥。




2。
天渐渐黑了,靓坤翻翻捡捡囫囵吃了个半饱,乌鸦还是没出现。他吮着手指突然想起来,乌鸦之前是去联系偷渡回香港的船,若是联系上了,肯定是今晚就走……

靓坤心里一惊,猛然跳起。

先前他有些怕乌鸦杀个回马枪找他算账,但万一这乌鸦要是真不回来,一怒之下丢下他自己一个人跑了可怎么是好!!!

他叉手叉脚跑出几步,又慌慌张张倒回来把食品袋连东西一并捡拾了带走。

靓坤虽然对乌鸦的去向毫无头绪,但一心惦记只往码头狂奔。跑出没多久就歪打正着看到路边物件损坏的痕迹,一路上凹凸变形的垃圾桶,留下新鲜裂痕的墙面,像是给他指路。简直就是怪兽经过,靓坤仰头盯了一阵明显弯曲的街灯杆心里嘀咕。他警戒地张望了下四周,还好已经天黑,这边又人迹稀少,不算惹人注意。

靓坤在一个废旧码头的老旧木长椅上,发现了乌鸦。乌鸦撩脚打腿坐在木长凳上一动不动,金棕色的狂乱发丝此时也顺帖地垂着,整个人看来像是已经入睡。

见到那熟悉的脑袋,靓坤心中一阵大喜,接近中动了动嘴皮刚想叫,一想到乌鸦气得跳脚大叫(╰_╯)#随时可能打得自己半身不遂的凶恶模样,又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后退两步。

他不得不酝酿一番,做足心理准备这才斯斯艾艾装作若无其事踱步到他面前。色眯眯的眼神力求扮作梁朝伟那般的痴情电眼,为求逼真还用洋葱抹得眼睛湿润发红。

靓坤凑近了些,弯着腰,从侧面小心翼翼观察乌鸦。乌鸦仍闭着眼睛,面庞粗犷凌厉,阴影下煞气逼人,睡着了也不见丝毫消减。靓坤看看他的拳又瞅瞅他的腿,提防着乌鸦随时可能醒来一脚踹他下海的危险,先讨好地蜻蜓点水般快速亲亲乌鸦的厚嘴唇。

乌鸦眯着眼睛见到了这一切,握紧拳头继续装睡,看靓坤还能耍什么花样。

坤坤亲过他嘴唇以后,见乌鸦肩头微微一动,却是依然不见醒,心里明了个大概。又弯腰俯身下去,沿着他袒露的雄健胸口亲吻,舌尖划过肚脐。

然后他又停下来,像是接下来要做的事,会让他这寡廉鲜耻的厚脸皮也不好意思,介意地左右张望,确定四下无人后,扶着乌鸦修长有力被皮裤包裹的腿,背弯成90°,极其郑重深情,煞有其事地撅高嘴,又轻又柔地亲了亲乌鸦胯间的小(分明很大)乌鸦。

这独特的色情和浪漫感,偏又显得亲昵极了。倒是只有靓坤干得出光天化日这么不要脸的示好方式。

乌鸦受用但仍未消气,心中冷哼,侧开头去依然不理。靓坤刚刚那一下着实厉害,连同腰骨都被微弱电流激酥了一般,不由自主的颤动之后,诚实的小乌鸦仔,微微抬了头。

“乌鸦仔仔,你起身就好罗,你大佬还在睡,坤哥只能和你聊天罗!”靓坤竖起手指,轻轻拨弄,边一本正经和乌鸦雀仔说起话来。





3。

“我知你大佬嬲咗我,听到那通电话,现在不想睬我咯,但坤哥是逼不得已,是有苦衷的哦。”靓坤拿腔拿调娓娓道来,他腰弯得久了觉累,试探着分开乌鸦双腿,蹲在他两腿之中,寻了个安全距离与乌鸦仔仔倾计。

“我发现带过来的马仔中间有二五仔,次次漏风出去才会那么快被鬼佬捉到行踪。"靓坤咬牙冷哼一声,迅速又转了语气,噘嘴柔声嗲气道:“他们目标是我,惊他们知道你大佬在坤哥心中至关紧要,针对他伤咗他就不好了嘛。就好似上次那样,你大佬呢,浑身血打横躺在坤哥面前,坤哥啊,心都要碎了~”靓坤说得声调颤颤,作势单手抓了抓胸口,还装模作样吸了吸鼻子。

乌鸦眼前浮现那天靓坤哭得满脸是泪,见到自己醒来又惊又喜的模样,心口一阵奇怪的发紧,他撇撇嘴,一时间有些默然。

靓坤态度很是诚恳,面对小乌鸦时口沫横飞循循善诱,一番话来乌鸦的皮裤上沾染了不少他的口水,作势就拿袖子去擦,鼻尖被那凸显的雄性气息诱惑,禁不住心旗荡漾,居然扯了旗,想动手去解乌鸦的皮带,却突然发现被乌鸦强健双腿夹住了身躯,动弹不得。

“……荷兰是我带你来的,你不怕要你命的那个是我吗?”

乌鸦冷淡的声音,从靓坤头顶上方带刺般的直堕落来。

“我……”靓坤眼珠子转了转。

乌鸦一把捏拿住靓坤下巴,眯着眼睛歪头看他,漆深细长的眼睛里是最邪恶的黑,但偏偏带了些孩子气的倔傲不忿和懵懂。

“这段日子,如果你真想我死,随时都可以动手啦。就好像现在这样,你动动手指就可以摞我命,又何必几次三番来救我呢?我靓坤虽然为人不仗义,又咸湿又孤寒,但个脑就好清醒,边个对我好,边个想我死,看得好清楚咯。“靓坤虽然下巴被抓捏得发红,话音也断续,却只是轻轻在乌鸦粗糙大力的手中磨蹭,路灯下他潮润醇甜得有如奶茶色泽,快要滴水的眼睛,情深楚楚自下而上,一眨不眨凝视着乌鸦:”乌鸦仔,你对我点,我又对你点,难道这几天来,FEEL唔到咩?”

做完这场倾情表演,靓坤忍不住连眨了几下眼睛,又挤出了些情真意切的水花。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猫科动物般浅色的大圆眼睛里看到,乌鸦眼里的怒气渐渐没了,转而是另外一种他非常熟悉的欲念之光星星点点的闪动,还有一些更复杂的什么在更深处流动。

他还没来得及细想,乌鸦已经一把将他抱起坐到大腿上,把他隔着花衬衣从上到下重重的摸了一遍,又开扒他裤子。

靓坤松口气,不动声色悄摸松开碰着后腰手枪的手,转为揽住乌鸦脑袋,越发卖力哄着念着连番亲吻。


4。

见不老歌。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jjyyooc&tid=3235543#Content



5.


靓坤被乌鸦肚子里器宇轩昂的咕咕声给吵醒。

乌鸦埋在他胸口,声音闷软委屈,这个巨大的男人一对粗壮双臂扒拉着靓坤,边用满是撒娇的黏糊糊调子嘟囔:“肚饿啦坤坤~~(╯﹏╰)b”

靓坤头侧到一边翻白眼嘀咕:“我又不是你妈…”

“?坤坤你说什么?”

“啊冇,我说今晚月亮好圆啊,哈哈哈!”

“……?”乌鸦抬头看了眼天上弯弯的上弦月,满脸迷茫。

只不过勒在身上的粗臂越发收紧,靓坤受不住胸背闷疼,他啊地叫起来,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撑着乌鸦挺鼓鼓的硕胸挣扎爬起身,从身上翻翻找找。

乌鸦很是期待,眼巴巴注视靓坤,只见他仿佛神奇的多拉A梦施展未来魔法,从身体某个部位摸出一个皱巴巴塑料袋包好的汉堡。乌鸦立刻两眼发光,兴奋异常!

“哎~~”靓坤嘿嘿贱笑,伸出一根手指竖在乌鸦大嘴前轻挡,吊足胃口煞有其事,一层层慢腾腾打开包装,嘚瑟起来肩背腰臀浑身都在扭。

“当当当当!”

只见靓坤双手捧起正对乌鸦展示的汉堡,豪华大个,双层牛肉,没有蔬菜,最上层的面包片上甚至还用番茄酱画了个歪歪扭扭的红心。

“坤哥自己都没吃,特地留给你的,你说坤哥对你好不好啧~”靓坤说起谎话从不脸红心跳,发现乌鸦一脸瞠目结舌呆若木鸦,渐渐得以一种崇拜而陶醉的神态痴痴地看着自己,满眼都是小星星。老司机颇为得意,正揩油起劲的大胸肌之下,那心跳突然嘭嘭跳得手震。

“?”

靓坤好生疑惑,弯腰贴耳凑到乌鸦仔胸口想要细听,乌鸦凉鼻尖暖厚唇黏黏糊糊拱着他耳朵,又亲又咬地磨蹭:“坤坤最好了~❤”

靓坤抓乱他头发直揉脸,神气十足地挺起肚子又拧了把胯:“仲使講!不是说过不分彼此的嘛,婚都结埋啰,不锡你这个傻仔锡边个啧!要饿坏了你这大食怪,有咩事,边个帮我看住我啲财产身家啊!哈哈哈!”

万幸傻强此时不在,不然非得被那一吨重的鸡皮疙瘩砸死不可。

银链少男身心沉浸,咧开大嘴笑得傻甜,得寸进尺道:“坤坤喂我食啦~(づ ̄3 ̄)づ╭❤~”

靓坤眼皮一翻,心想这小子真是给他三分颜色就上大红,边转脸就笑嘻嘻应和着好好好。

乌鸦正是饿了,那嘴又血盆大,像是在动物园近距离给猛兽喂食,靓坤不免担心被他一口连手都给吞掉,举着汉堡很有些忐忑。

怎知乌鸦倒是一反常态,抿起嘴来小口咬,慢慢嚼,还意犹未尽不时舔舔靓坤手指。他嘴唇暖热,指尖被舔吮得酥麻湿痒,撩得人心猿意马,下体阵阵紧挺。靓坤合拢腿根夹着刚喂饱自己的小乌鸦猥琐贴蹭,虚着嗓子调笑道:“使唔使给乌鸦仔仔,也食D嘢啊?”

“冇啦,我食完先啦~坤坤”

靓坤撇撇嘴,单纯伺候乌鸦吃东西又没他份便有些没劲,空出的手蘸了面包表皮画心的番茄酱喂到乌鸦嘴边,见乌鸦吃得香甜,忍不住自己也舔了下。想不到那番茄酱竟然有甜的味儿,之前为何没有发现呢。

靓坤见气氛不错,开始旁敲侧击:“乌鸦仔,那船几时到啊?”

“唔,快啦,凌晨3点到。”乌鸦咬住块牛肉,见靓坤眼碌碌盯住自己,偶尔喉结随着自己的吞咽滑动,一副馋样煞是可爱。他并不信靓坤什么都没吃全省给自己,但此时他就是开心,乐意分享。乌鸦昂头将那块肉送到坤坤嘴边。靓坤自然也不客气,张嘴接下了这来自圈养成功肉食猛兽的馈赠,顺势黏黏糊糊亲个几口。

“……”

“坤坤~”

“嗯?”

"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的。”

“!啊,哈哈哈,我就听住先啦~其实呢,不如你过来洪兴帮我手啦~朝夕相对,更加不会有事哦!”

“唔……我谂下先啦。”

“唔使谂啦,不如日后将洪兴东星两家合并,成为香港最大帮派,整个天下都是我啲嘅!有钱齐齐搵,大把世界,你话几好!”

“……”

靓坤眉飞色舞,坐在乌鸦身上正高谈阔论,一道刺目的光打到两人身上,像是身处舞台正中。

那光线忽明忽暗了几次,乌鸦抬颌眯眼辨认了下,沉声道,来了。

靓坤扭头望去,朗朗月光下,一艘不起眼的渔船从黑暗的海面缓缓驶来。那就是即将带他们回香港的无名使者。

靓坤大喜,赶紧从乌鸦身上爬下来,他肢体浮夸形容猥琐地穿好裤子拉好裤链,才转过身去。

乌鸦已经拿好东西在码头等他,他金棕色跳跃不羁的发丝,在今晚的夜色里一反常态的沉静,人看起来居然都可靠老练好多。他一脚踏在舢板上,振臂一挥,高声叫唤:“坤坤,走啦!”

靓坤急忙应过后,不假思索向乌鸦跑去。

他宽大的花衬衫迎风翻卷,像是正在蜕变的毛毛虫,月光下拼命扑腾着尚未成型的翅膀,正要高飞。


END。


附赠OOC片尾曲月亮惹的祸,哈哈哈哈

http://music.163.com/#/song?id=190419


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
那样的月色太美你太温柔

才会在刹那之间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
我承认都是誓言惹的祸
偏偏似糖如蜜说来最动人
再怎么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


评论(5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