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糖水的故老板

港片粉。没什么攻受概念,只想安安静静萌角色,做一个无节操的双担。
喜欢3PNP,强X路人X乱搞重口,但我知道我是个坚贞的CP粉。【……

【无间道小说】关于吃的一些小事(孝贤)

要说小说和电影里他们有什么最大不同,那就是他们是青梅竹马这点了。

以及,孝贤这个CP名在我这里大部分时候只是叫着习惯好听,并不代表攻受。

如对该CP有兴趣,请去文包下载,里面还有中长篇和短篇若干。

===========================================



倪永孝是个没什么自身喜欲的人,罗继贤从很早的时候就发现了这点。


他喝爸爸喜欢的茶,点爸爸爱吃的菜,读爸爸赞叹过的书,竭力做一些会让爸爸高兴的事。


而后来这习惯日积月累渗入身体里,渐渐就分不出来,到底哪些是他自己喜欢亦或是他让自己喜欢。直到他成为一脉相承的倪生后,身份地位愈加高高在上,与人交往讳莫如深仿似隔了层纱,旁人只知那就是倪永孝的喜好和习惯,若不是与他自小相处有个十多二十年,罗继贤大约也察觉不出些什么来。


罗继贤进入倪家多久,就陪着倪永孝吃了多久的饭。


他其实不爱吃花椰菜,但若餐宴上入到碗里,谈笑风生间他会一点不剩。


成年人的饭桌交际,对吃食本身是不那么讲究,但像倪永孝这般在意着不在意,罗继贤却再没见多一个。


他儿时也有些贪嘴的食物,但年长后有些便再也不碰(不知原因),罗继贤记忆中他喜欢的也不再多吃,无论什么菜式都一视同仁的均衡食用。偏食固然不好,但全然看不出喜恶却不多见。仿佛吃饭也并不是他倪永孝的私事,而是为了让倪家这部体格庞大年事已高的机器运转稳定的必要步骤。


而如果他多吃了些某道菜,倪家厨子当做家主喜欢,以后便投其所好的常做多做。而那偏偏大多是罗继贤所知,倪永孝其实并不喜欢的菜品。他的克我和自制,微妙到一言一行近乎苛责的地步,从一些微小之处时不时令罗继贤暗自吃惊。


但罗继贤也有自己一套与他相处的应对之法。


他和倪永孝常年不在香港,不在夏威夷就在纽约,或是在其他国家因隐秘事务奔走。


为避免下毒或食物不干净,大多时候住下了罗继贤便会去超市买菜,亲自做给倪永孝吃。


他有从父亲茶餐厅那学来的手艺,点心炒菜都有模有样。次次只做2或3个菜,料足火旺油厚酱浓,爆炒得喷香扑鼻,又都是倪永孝喜欢的菜,时常惹得他不知不觉又添上半碗米饭。


刚开始倪永孝略有些不好意思,踌躇着筷子,控制自己的肠胃。但一直埋头猛吃,从来食不言语的罗鸡在对面,他无需费心交际,难得精神放松有轻微的走神,又被同桌人那无暇他顾的凶猛食欲感染,便惯性持着筷子又吃上几口。之后的每顿饭几乎都吃得精光,以至于每年倪永孝回到香港,都会发现自己重了不少。他虽长年累月的小毛病不断,但在罗继贤的一力操持下,从没出过身体上的大问题。


在纽约时遭遇过一次暴风雨导致的意外停电,中午罗继贤用冰箱里剩余的食材勉强做了一顿三明治,到晚上依然没有来电的迹象,他不愿意再给倪永孝吃那些冷食,雨势变小就开车出去,寻了个干净雅致的餐厅和倪永孝就餐。


牛排一上来,罗继贤先迅速帮倪永孝解决了几颗盘里的花椰菜。


倪永孝刚拿起刀叉,不由一怔。


倪坤死后的一年以来,为了防备下毒,倪永孝吃的食物酒水,时常都有罗继贤先行尝试,但今天的意外出行,应该是不会有人预料得到,无此必要才是。罗继贤的理所当然是照例行事,还是……?


倪永孝忍不住想笑,又有些介意地侧目先以余光顾了顾左右。


他勾着嘴角,低头切割牛排,细致切成均匀小块,叉起一块好肉,递到罗继贤面前。


这下轮到罗继贤楞住,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是阿孝的礼尚往来,低头前倾,咬住倪永孝银亮的刀叉,将鲜红欲滴的肉嚼进嘴里。


“好吃吗?”倪永孝收回叉子,扎入另一块肉后颌首轻问。


“恩。”


倪永孝拿刀叉的手指细长姿态秀雅,送入嘴里咽下后,雪白餐巾擦落嘴角酱汁,才笃定开口:“没有你做的饭菜好吃。”声线仿佛沾过蜜糖的丝线,又轻柔又甜美。


餐厅侍应以及不多的邻座,见到那两位衣冠楚楚的亚裔男子易盘中物而食的暧昧举止,不免纷纷多看几眼。


回程的路上,一处漫长的红绿灯前,淅淅沥沥的静谧里,一直望着窗外雨幕的倪永孝突然从后排贴近,开声道:“你从什么时候发现我不喜欢花椰菜的?罗鸡。”


和倪永孝说话经常是很需要技巧的事,在倪家的大部分时间罗继贤通常选择能不说就不说。而无可退避的时候,大实话往往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罗继贤叹了口气,停顿了几秒略作思索:“小学二年级。你把我妈妈夹给你的菜花偷偷放回盘子里那次起。”


倪永孝笑得含蓄又停不下来,隔着座椅罗继贤都感受到他身躯的震动。


然后一条暖暖的手臂横勾住他的颈脖,倪永孝的呼吸和话语在他耳鬓发梢间柔滑地厮磨:


“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以及,为我和倪家做的一切。罗继。”


倪永孝的声音总是非常轻软,像一条柔细的线,让人找不到缺口之际,便被他缠绕得越来越紧。


那是因这句感谢为日后身份曝光而隐隐不安的罗继贤,当日并未察觉的事。


评论(34)

热度(24)